父愛如山——瀏陽市作協詩歌學會同題詩作品展

作者:scalett    發表日期:2018-06-16 20:58:13
點擊上方「格桑花開」 可以訂閱哦!

格桑花開,朵朵都是思念

同題詩展

特邀主編:黎凜


永遠的自轉——致父親

文/朱玉喜 

 

呼吸,已薄如蟬翼

遠山,冰雪漸漸消融

原本是長長跋涉的

短暫歇足,如同

在夕陽的波光里

柔曼的枝條,對自己的容顏

作一次簡約的打理

呵,這小小工程

卻牽動多少懷念

塵埃終將落定

冬天還在路上

這輩子沒有選擇過什麼

現在更不會選擇了

站着或是躺下

都託付給了地球

作永遠的自轉

做瓦的父親

文/洪佑良 

窯里冒出的黑煙

與灶里的炊煙是不同的

窯的黑煙從孔里衝出來

粗糙。急速而且渾黑

如果不是風在上面推了一把

好像一直要捅上去

直到把天捅個窟窿

父親做了一輩子的瓦工

他從打好的泥墩上

刨出一塊圍巾似的泥帶

小心地貼在瓦桶上面

像給一個小姑娘穿上桶裙

再用弧形的刮子邊轉邊刮

刮到像工藝品樣光滑細膩

再放到曬場取出來晾曬

我好羨慕父親的巧手

幾次鬧着要學這門手藝

但,總是在托泥帶時脫落

總是在取瓦桶時歪倒

父親嘆了口氣說:

你不是吃這碗飯的命

父親將做瓦的手藝傳給了大哥

大哥最終沒有守住這份傳承

他自己的洋樓頂上

蓋的也是紅色的機制瓦

然而,在我的心裏

永遠有一片父親的瓦

無論我在鄉下還是在城裏

始終在為我遮風擋雨

老園丁

文/張曉

我對着一片蔥蘢的園子叫

爸!再叫:爸。叫第三聲

一張老臉從茂密的樹葉里鑽出來

我仰頭,跺腳,板着臉

「您快下來,說了不准爬高的」

他站在人字梯上面

拿着一把大剪刀

地上掉落了一層桂花樹的嫩枝條

他在修剪多餘的春光

渾然不覺,自己的春光

早被時間之刃剪得一點不剩

他用衰老,高血壓,哮喘

對抗着一座花園,對抗着整個世界

父親

文/彭麗 

離開三尺講台後

一畝三分地便是你的江湖

帶月荷鋤歸就是你的生活

你翻閱着泥土,在金黃的波濤間

讀出谷穗含笑的語言

你蘸悠悠陽光與清風

寫下一壟壟排列整齊的綠色詩行

你最愜意的時刻

是我和你一起扯菜地的雜草

我誇你種的辣椒紅得耀眼、茄子紫得透亮

當鳥兒的空巢被稻香灌滿

炊煙溢出村莊的時候

坐在門檻上的你,笑容可掬

對襟衣裳,韭菜一樣清新

竹篾扇哼着歌,閒適地搖着夕陽

當你挺直的脊背和遠山重疊

月亮就從歌聲的另一端升了起來

暮靄里,萬物祥和

你目光靜止處,一株石斛蘭

在庭院裏暗自地香

文/楊建

父親的世界是孤獨的

脾氣是他最有力的表達

十多歲,遠走他鄉

直至退休才榮歸故里

從南至北飄了四十多年

永遠都靠不了岸

他臉上古銅色樣嚴肅

笑是永遠的奢侈

他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裏

別人走不進,他也走不出來

我們的交流都相當呆板

他一句我一句的程序化

但,這是種很好的方式

只是有些累,他不知道,我們也累

脾氣與中風有絕對的關係

我找不到科學依據

因為飲食

或因為愛

那一天,他沒倒下

還堅持洗衣、做飯、帶小孩

步履蹣跚的父親

依然和我們前行

走在陽光里,走在柳樹下

文/湯晃兵

如何不想你!這人世,如旱煙正由濃漸淡地散開

陽光還是那麼炙熱,稻子熟了

如你身上裸露的肌膚。風久久不來

那時候我看你的眼神像在看天

你用小紙條捲煙,我擔心你點燃了整個夏天

天空已經熱得藏不下一團白雲

這麼多年了。從三季稻,兩季稻,到一季稻

泛黃的家書里你給我的糧票還在

你捨不得的,我也捨不得

回鄉下的時候。稻子正在揚花

可是野草也深了

我看到它在搖擺。哦,是起風了!

父親,可是我沒種稻子了

 

父親的綽號

文/唐學雷 

在我的家鄉,人皆有綽號

鄉人給父親取的是「堅老廟」

我琢磨着它的含義

應該是堅如磐石穩如老廟

由此可見父親的性格

堅毅,當如山上的岩石

頑強,好似門前的石磨

沉穩,就像廟裏的石柱

父親自小沒有父母的照顧

生活重擔使他過早當家作主

他的倔強像一條孺子牛

即使前路艱難也會負重奮進

有時,他沉默似一座大山

草木流泉飛鳥都是山中風景

有時,他爆發如一座火山

脾氣性情隨熱血奔涌

父親一生,從事會計職業

從未出過差錯又特別的認真

但腦溢血過早奪走他的生命

老廟轟然倒塌在風雨中

父親的血繼續流在我的血管

我既要小心它衝破腦門

又要放任它勤奮實幹的激情

續寫父親諸多優秀的品行

父 親

文/許百經

理解父親需要一生

父親是一條長長的隧道

小時候

父親是洞口的一朵白雲

會降下所有的雨

滿足小小的需要

讀書時

父親是學校食堂的飯票

長長隧道里一盞黃黃的燈

跋涉路上的依靠

工作後

兒子成為父親的驕傲

關注着點點滴滴

卻不讓兒子知道

父親能瀟灑地什麼也不管

卻在遠方靜靜地看着

父親是前方的一團霧

猜不透霧中有多少羽毛

父親是隧道里的一塊路石

碾壓幾十年默默地長着青草

父親是老屋的屋檐

有時候會忘記了他的好

有一天父親忽然躺倒

差點不再起來

翻閱父親抽屜里的小本

打開隧洞的通道

父親是前行的路基

是誰也繞不開的信號

父親是通往隧道的橋

永遠盼望子孫一路平安

父親是隧道里飄揚的歌

歌聲連着你的手腳大腦

隧道再長總有盡頭

父親會成為家譜里的名字

清明時飄揚起幾串錢紙

父親會成為隧道盡頭的松濤

守望着人來人往

暮暮朝朝

懷念父親

文/鄭鐵鋒  

夢中,目送父親剛走

輕輕地打開一扇窗戶

一邊是清朗的晨曦

一邊是內心燃熾的念想

父親浸潤在我的精神世界裏

我淪陷在喧囂的世間

整晚蜷縮在暗夜的空間

思念,是一種孤獨的憂傷

故鄉的老房屋早已倒塌

我陪伴母親寄寓在陌生的城市

如絲如縷的親情哦

象墳塋上狗尾草一樣瘋長

清明,中元,春節

還有您的生日和忌日

我會在你身旁燃起三炷清香

靜靜地訴說老母親的安康

文/王虎 

山路修成了水泥路

父親還是穿着那雙黃膠鞋

家裏裝了煤氣

父親還是上山背柴火

真的不想再像父親一樣活着

可我尊重父親

尊重和我父親一樣的父親

尊重他們——

最安然的沉靜

最原始的淳樸

我是經常回家

可是我總是帶走稻米

帶走蔬菜

帶走父親的思念

父親的背影是大山深處的謎

從來我都如此自豪

我的身上流淌着他倔犟的血

父親

文/田傑

在兒時潛伏的記憶

沉默寡言的父親

靜靜的走進一幅畫里

灰,黑,白的色彩

刻成歲月的輪廓

沉醉在生活的基調

在青春含蓄的季節

風霜雨雪中行走的父親

變成一台機器

一輩子不停地運轉

依然傳遞着樂觀的生命力

在人到中年的感懷裏

81歲的父親,早已淡泊憂傷

骨子裏的堅強如春天的柳枝

烈日炎炎下挻直的後背

撐起了一片藍天

父親的軟

文/鄧恩 

骨骼的軟

讓父親的大拇指關節可彎個直角

厚實的手掌中心

有一個碩大的魚鱗

聽媽媽說

是背着小小的我被荊棘掛傷形成的

最後,那雙漸變瘦削的手

在火化爐里化為灰燼時

我聽到了骨骼軟軟的聲音

這份軟被我繼承了下來

植髮與織髮均有風險與缺點,並非能真正解決脫髮或頭髮稀疏問題,若想從根本改善脫髮問題,必須從身體內部着手

可以旋轉在炫目的舞台

腰可以摺疊,拐彎

一字馬可以隨意闡述舞魂

音樂的世界裏可以用肢體隨意任性

可以對孩子們的長高長大溫柔以待

甚至對森林、河流、學校、醫院

還有陌生的人們

都心存柔軟與敬畏

一路循父親的期盼長大

長成了父親眼中的模樣

在寂靜的深夜

會思念父親的軟,骨骼的,內心的

好多有趣的國家大事與生活小事

不知與誰分享

文/謝海燕  

父親是我童年時期

神聖的講台

裝滿了唐詩宋詞

我在講台下膜拜他

父親是我青少年時期

揮舞的教鞭

指向追求夢想的方向

我在教鞭下茁壯成長

父親是我成家後

門前那棵茂盛的桑樹

我是那片飄飛的桑葉

總盼着回到您的枝頭

致父親

文/肖雯 

帶上漁夫帽

穿着多口袋背心

挎着相機,文藝范十足

白髮格外引人注目

骨子裏深深注入藝術的血液

墨香里流淌生活的美

鏡頭下捕捉生活的善

樂觀面對生活的磨難

父親生肖屬蛇

卻一點都不冷漠

慈祥而幽默

我從小嬌嗔任性

或熱情或灑脫

朋友圈子多又廣

書籍是他的舊友

電腦是他的新歡

手機是他的情人

母親是畢生摯愛

我是溫暖小棉襖

外孫女是開心果

母親是茉莉

父親便是君子蘭

清奇、脫俗、偉岸

念父親

文/李純希 

月如鈎,父親的身影

在我思念的夢裏

長夜孤燈

將您備課批閱的身影

貼成最美的窗花

定格成我思念的風景

那一年在講台上

您突然爆發性耳聾

教室里一片寂靜,若干年後

卻成為孩子們感恩的話題

那一年,在公交車上

您摸遍了所有口袋

驚慌失措

那是你前一天收的班費

……

您把心思全都給了學生

校園裏揮灑的青春

那是您用畢生的心血

為孩子們繪寫人生

我懂你,我是您女兒

也是您的學生

您哺育蓓蕾花枝俏

指引雛鷹出遠征

您是父親

更是一名教師

千里之外

盼您安好

慰兒天晴

 

父親的汗水

文/村姑

讓三畝丘中的禾苗

興奮慚愧

它們飲着

從這位

老者身上

落下的甘霖

在三伏天裏

瘋長

今年的三伏天

又要來到

三畝丘中的禾苗

天光望到斷黑

斷黑望到天光

也望不來

那位

排在老天

排在山神

後面

能讓它們

飲到甘霖的人

2018.5.26

文/朱玉華

父親珍愛黑色泥土

因為泥土裏長出莊稼

父親有兩件珍寶

一件是耕牛

一件是鋤頭

站在黑色泥土上的父親

牽着耕牛

舞着鋤頭

構成了一幅亮麗的風景畫

                 

鋤頭是父親的標誌

耕牛的忠厚勤勞

是父親最好的寫照

鋤頭是父親四季的風景

耕牛是父親一生的驕傲

鋤頭在父親手中飛舞

牽着耕牛走上田間小道

是父親最大的炫耀

父親節

文/戴香蘭

小時候寒冷的冬天

在柴火旺旺的火爐旁

父親總喜歡給我們姐妹講故事

關於神仙和妖怪

關於孫悟空和牛魔王

我老也聽不厭

後來命運多舛的我

過着漂泊在外的生活

這對寄予我厚望的他

是怎樣的一種辜負

父親以前講的故事

在成長的回憶里

漸行漸遠

現在每次回家

父親坐在輪椅上

我們給他講外面的新鮮事

他總是細心地聽着

臉上笑意滿滿

露出我小時候聽故事的渴望

父親   

文/汪作為

         

三十年前父親走了

常常想他

卻很少在夢裏見到他

不知在天堂的他過得好不好。

老家人說

父親是擔擔子出外念過洋學堂的新式學生

39年長沙那場大火

使他離開長郡

輟學回家。

以出租小人書、寫招牌

消磨着青春

祖父是善於經商的工商業主

憑一根扁擔走出鄉關創業

在鄉下買田買地

為父親買來了一頂地主成分的帽子

這頂帽子一戴便是一生。

父親也曾是血熱青年

穿過志願者軍的軍裝

是祖母把他從整待出發的車上

強行拽下他的前程。

從此便和妻子一起

帶着五匹紗線和織機

走進織布合作社

用寫字的手笨拙地織寫生活。

十年後隨那場下鄉運動

帶着我們囬到祖居地

讓我們結識了麥苗和韮菜

他那雙手抱鋤的模樣

笑翻了全村

鄉人問他為何這樣背

他說:這樣安全,不會被鋤頭挖背。

他學會了伺侯莊稼

伺侯菜園

無師自通地學會了

修鞋、修傘、修手電筒

成為了農村裏的手藝人。

生活佝僂了他的腰杆

他佝僂的身軀

苟全了我們全家

鍋里的飯食。

父親

文/黃谷成

忘不了,

小時候您把我扛在肩上,

希望我看到一個廣遠的世界。

在昏暗的煤油燈下您陪我溫習功課,

渴望着能夠放飛我的夢想。

我考取瀏陽一中進城求學,

您用溫暖的大手,

按着我的肩頭,

傳遞給我的囑託。

1968年的10月,

我已打好行囊,

就要奔赴那「廣闊」的東鄉,

您的眼淚在暗暗流淌,

您怕我看見,

怕我想起前途渺茫時憂傷,

趕緊用水把淚珠洗光,

這是我又一次看見您的兒女情長!

忘不了啊,

1978年10月18日,

不孝兒谷成刻骨難忘!

您永別兒女乘鶴西上,,

走得那樣匆忙!

父親, 

今天我又來到了您的身旁,

只見黃土墳埸荒草悠悠,

再也握不着您的手,

只能用心淚和您交流。

跪下給您燒些紙錢,

就算把思念的心帶走。

如果您有何要求,

請到我的夢中走走。

父親啊,

肯定會有一天,

我也變得和您一樣的蒼老,

一定會拄着拐杖來到您的墳頭,

輕輕叩開您們的門,

還像兒時一樣,

緊緊的依偎在您們的胸口。

傾聽這歌一樣的風,

欣賞涓涓流淌的河流。

到那時,

我們不再有牽掛,

青松翠柏,

花滿枝頭;

我們不再有憂愁,

在滋潤過我們的土地上團聚千秋!

2018年6月4日

老爸

文/張文凡

與世紀老人比肩的父親

風雨在他臉上

雕刻成無數的溝壑

歲月在他頭頂

染上了一層堅厚的銀霜

還有艱辛

將他的背脊

壘成了一座滄桑的拱橋

可父親

用年輕的心

做了根紮實的拐杖

蹣跚好幾里路

三天兩頭去一趟鎮政府報告

哪裏的田變成了荒山

哪裏的道路出現了塌方

哪裏的人大晴天裏在打麻將

如此等等

常將時過往摟在胸前

每晚七點整

新聞聯播是他的最愛

耳聾沒攔住他

把心緊貼在揚聲器上

將國內外大事向人家講得

眉飛色舞

口水噴天

一大幫子孫

與他的每一根神經相通

誰讀書成績如何

誰工作業績怎樣

誰家何日娶親

誰家何時建房

這些的這些

不把電話問個底朝天兒

老爸不肯罷休

老爸老媽

金婚遠勝新婚

冬天,提上一個火籠

夏天,搖去一把蒲扇

吃飯時挾一夾最愛

洗腳時搓一陣腳板

點點滴滴

暖心如蜜

誰說老人最怕過年

老爸最盼的就是過年

那天,一大家子人歡聚

把老爸樂得

如瘋如癲

嘿嘿,我還要陪陪你們

多過幾個這樣的好年

文/黎書成

父親說話像雷聲,

走路像一陣風,

肩膀寬又厚,

一肩挑着家庭,

一肩挑着事業。

脊樑像鋼鐵,

什麼困難也壓不垮,

心裏像豆腐,

男女老少都喜歡。

對於弱小

你是保護神,

對待惡者,

你是利劍。

你是家中的頂樑柱,

你是工作的排頭兵

你是戰勝困難的勇士,

你是正直的巨人,

你是前進的動力,

你是生活的強者。

父親節感懷

文/雨露

我想您,父親!

平凡中透着深奧,

溫和中不乏剛強!

仿佛太陽般溫暖、無私、平等、向上,

又如大海的博大、深沉、奔騰、包放……

愛國、敬業、誠信、友善,是您教我做人的道理,

容忍、平等、文明、法治,是您育我處世的衡量……

您像天底下所有偉大父親一樣,

不善於吹牛拍馬、言談放蕩,

卻會用實際行動來表達意願,實現夢想……

我念您,父親!

忘不了,年幼時您陪兒子玩撒享天倫之樂的情景。

忘不了,少年段您騎車載兒上學的高大背影和結實肩膀!

忘不了,成年後兒子晚歸時您心頭上的急促擔憂。

忘不了,生病時您為兒子求醫問藥的多方奔走和憂傷……

     

我愛您,爸爸!

春風化雨,您尚沒母親百般溫柔,但心常挂念、終身誘導。

秋月星朗,您雖沒母親常相教誨,卻深藏父愛,心存理想。

在您和母親的羽翼下,我逐漸地,慢慢地,展翅飛翔……

曾記否,您陪伴我在寒風細雨中激情奔放!

曾記否,您教育我在洶湧波濤中挺直胸膛!

如今您雖走了,但您永遠活在兒子的心中!

您永遠是我最值得尊敬、最值得懷念的父親和我心中的豐碑及驕傲!

2018-6-6

 

我的爸爸

文/王競擇(9歲)  

爸爸溫和的時候

如他的屬相:牛

乖乖地馱着我

上刀山,下火海

爸爸發飆的時候

如他的名號:虎

我頑皮的時候

就朝我吼

還「賞」我一巴掌

我想要睡覺的時候

爸爸就要去查寢了

我就在床上想:

長大後,要當爸爸的學生

這樣,他就可以守着我睡覺了

爸爸,您回來嗎

文/於子翔(10歲) 

爸爸,父親節來臨

您卻在外面拼搏

如果您能回來

我只想對您說句話

爸爸,我愛您

在我最需要安慰的時候

您卻不能來。我好想您

我的優點多起來了

缺點少了許多了

五月的綿綿細雨

就好像我那緩緩流下的珍珠

時刻思念着您

my father

I Love you

打鐵的父親

文/黎凜 

父親往手心吐一口唾沫

鐵錘高高地掄起

以硬碰硬的決絕姿勢

狠狠地砸下來

鐵砧上,那塊燒紅的鐵疙瘩

頓時火星四濺

旁邊的我,總是來不及轉過臉去

害怕而又歡喜。父親的汗水

滴在地上,被越堆越多的鐵屑覆蓋

成為生活不顯眼的一部分

春夏秋冬,爐火把他的臉膛映得通紅

多年以後,我才明白,父親的臉

為什麼是那種烙鐵的顏色

這種場景,一再出現在我有關幼年

與青春火紅的回憶里

後來,我長大了一些

偶爾去工廠看到父親打鐵

我的血液會慢慢變熱,以至在全身亂竄

像遭遇突然而至的愛情

直到有一天,我學着父親的樣子

憋着勁,掄起鐵錘,在風箱與爐火

呼啦啦的歡笑中

和父親你來我往地

對一塊鐵疙瘩宣戰

直到胳膊酸了,手掌起了血泡

我第一次,感覺自己開始像一個男人

就像父親說的那樣

被生活反覆鍛打,淬火之後

你才會變成一塊好鐵呢

現在回想,父親對我的青春啟蒙教育

全都在這一場打鐵里

免責聲明:為了文章的美觀,本平台選發了來自網絡的一些美圖,對此,向各位圖片作者致敬,並致以深深的謝意!如無意中侵犯了你的權益,請及時與小編聯繫,我們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訂閱,歡迎轉發,歡迎分享!

民間性  原創性   包容性

微信號:gesanghuakai2008

投稿信箱:gesanghuakai@yeah.net
長按下方二維碼關注「格桑花開」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29129223&ver=941&signature=Yctwtuhecai95en1zT4b9MAOE3pccIhYgh38Idc8lPaL4DkBDh11dOMkdjAV1WOP0PtKESQUQs8JbWMN1gu2EFQrDuEXXXNnEc1g67CoWfGIliQ2qnRmWbePRXnKV8Nj&new=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trainingcentre-hk.com/149411.html